【今天是:

聯系我們

【大禹道路救援】司機酒駕身亡,同車乘客也要擔責嗎?

                                                        案件回放   
       2014年11月17日中午,徐良(本案中,所有當事人均為化名)與谷帆及他人在威海市環翠區羊亭鎮一飯店吃飯,席間飲酒。王靖、馬濤與他人當天中午也在同一飯店吃飯,偶遇后,王靖、馬濤來到徐良桌上做禮節性停留。酒席散場后徐良駕車拉著三人去了王靖家中閑聊。當日傍晚,徐良駕車拉著三人沿威海市海峰路由東向西行駛,行至嵩山辦事處宅庫村時與潘洋駕駛的重型自卸貨車相撞,徐良當場死亡,乘坐徐良車輛的谷帆、王靖和馬濤三人受輕微傷。 
       后經公安機關法醫檢測,徐良血液中酒精含量高達169.88㎎/100ml,系醉酒標準的2倍,屬于嚴重醉酒狀態。交警部門認定,徐良醉酒駕駛機動車潘洋駕駛機動車輛未按規定調頭,雙方負此次事故的同等責任。
       徐良因死亡而導致的經濟損失包括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等,共計60.8萬元,承保的上述重型自卸貨車的保險公司按交強險全額賠償、商業險賠償50%的標準向徐良家屬賠償36.3萬元,尚有24.5萬元未能獲得賠付。對未能通過保險公司和對方車主獲賠的部分,徐良家人向谷帆、王靖和馬濤三人主張權利,但雙方未能達成一致,遂成訴訟。
       另據谷帆陳述,肇事前三人和徐良一起在嵩山辦事處宅庫村一家拉面館吃晚飯并再次飲酒,酒后徐良駕車送三人回家,途中發生車禍。但王靖、馬濤對此予以否認,辯稱自己在乘坐徐良車輛前并不知道徐良中午喝過酒,自己對事故的發生沒有任何過錯,無需承擔侵權責任。 
                                                         法院審理
       環翠區法院審理認為,雖然關于晚飯時徐良是否再次飲酒三人說法不一,但肇事后公安機關從徐良尸體內檢測到大量酒精,卻是不爭的事實。即使晚飯時三人沒有與徐良再次飲酒,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與徐良相處了一下午的三人理應知道徐良喝過酒,而駕駛人酒后駕駛,屬于道路交通安全法明令禁止的行為,禁止酒后駕駛,也是社會公眾普遍知曉的規定。 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任何人不得強迫、指使、縱容駕駛人實施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的駕駛行為,三人明知徐良酒后駕駛屬于違法行為,不僅不予阻止,還乘坐其車輛,其行為雖不能定性為強迫和指使,但應認定為縱容。因此,三人主觀上有過錯。
       侵權責任法規定,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同樣是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的徐良,明知法律一再禁止酒后駕駛,卻盲目自信以致發生事故,其自身過錯更加明顯,對不能通過保險公司和對方車主獲賠的部分,應承擔主要責任,徐良家人主張未能獲得賠償部分的30%,比例過高,環翠區法院根據本案具體情況酌定三人賠付20%。
                                                         判決結果
       最終環翠區法院根據本 案具體情況酌定三人賠付20%,并依照相關法律法條,判令三人連帶賠償原告死亡賠償金和喪葬費4.9萬元。王靖和馬濤不服判決,提起上訴,威海中院審查后認為,一審判決對事實的認定推理正確,適用法律恰當,依法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
 





                        

                       鄭州道路救援
                       汽車救援
                       大禹道路救援
------分隔線----------------------------
------分隔線----------------------------
欧美日韩在线观看视频一区二区,大香蕉电影在线播放,伊人影院在线观看,欧美成人在线观看